摘要:





(每天晚上我现在都要躺在床上看这部《荒废集》)



书非借真的不能读也。我当年很爱买书,结果买了很多,都不急着看,花了十年才基本看完,还剩一点,至今未全部读完,甚为可惜。还是借书好,可以省钱还能时时看到新书,而不是十年后再读十年前的新书。


图书馆的优点就是老书新书俱在,泥沙俱下,你也无所谓,万一不好,也可立马还掉,而不至于花冤枉钱,就出现了破费后悔的痛苦。


最近读陈丹青,我得承认此人多有非议,但我觉得也许他不够深刻,但是其文章中存有的流畅性和阅读快感,还是值得学习的。不能因为其身份不是学者文章就得到非议。


更何况,作为油画创作者,他的很多绘画欣赏直觉(包括对中国画直觉),还是有不少值得理论家学习的,不可全部抹杀。理论家不少油画国画都没创作过,看长期实践者的直觉,你有时还是要佩服的。

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