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对四月风评论奖励的看法,对高校教育的看法——摄影教育不能太“新锐”读后感

唐卫 2016-01-31 16:03  说:

我真没想到,徐老师会写大部头的文章,与一般玩票的摄影爱好者,真的很不相同,文章有思考有见地,而且我也不知你是做什么职业,让我第一感觉,文中提到中央民族大学学生,在最前沿的学府教育读书工作,我倒以为徐老师是不是中央民族大学的老师了,太不一般了。文中借此谈到了摄影教育,更是从表面触及了内在。

与我跟徐老师不久前私下谈到的摄影教育问题,真的特别呼应。而你谈得更系统且更贴近实事。教育要么贴近观念摄影,要么贴近老古董摄影,最终都是脱离实际,走往象牙塔的歧途。

同样不少人现在拿湿版显示高人一等,作为高校现在的教学,培训班也不少拿湿版蓝晒做广告,很多老师也是以此作为上课导向的。这牵涉到教育界的问题了!

在高校中,还有一个现象:老师不念其教育方法的失误,却常常怪罪教育制度的失误。从不说自己有问题的。而旁边的同事,即便看到了,平时乱骂体制,结果身边的事情都管不了,我有时都窃笑,这些人平时高歌猛进,实际也是没做到知行合一,还好有意思批评体制~~~人的奸猾就在于此!!!

而高举传统摄影好的老师,明明是ps都不会制作,却利用围城心理,因为在数码领域中混多的人总羡慕传统,因为他们没做过暗房。而在在传统黑白暗房混的人就想着蓝晒,因为起初没做过蓝晒,然后针孔,最后或者又是数码,结果摄影教育就成了钟摆摇摇晃晃而已。

[回复]  [删除]


鲍昆 2016-01-31 17:02  说:

唐卫深刻。

[回复]  


唐卫 2016-01-31 18:11  说:

多年不跟鲍老师交流了,当年我还是研究生的时候,鲍老师还在林老师面前提起我、夸奖我,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呢。感动感动。鲍老师新年快乐!事业长红!我们都是读着你的文章长大的一代啊!!!也看着鲍老师的摄影事业,越来越好!!!现在我长大了,回想鲍老师那么多文章和花了那么大的精力,我这个后辈,都觉得自己不可能做到。

[回复]  [删除]


徐修成 2016-01-31 18:56  说:

谢谢唐老师认真的回复,说来惭愧,本人只是对摄影感兴趣照相师,并且还是最底端的乡镇那种,还是在为生活而挣扎。一直以来无任何作品可拿出手。08年去了平遥,那时候就感觉到我们的摄影教育就有问题,并且还在太原火车站的时候就开始写了一篇文章(在四月风也发过,可以翻阅指教),呼吁大家多多关注摄影教育,现在八年过去了,好像摄影教育还是再按照原来的方向一味的狂飙。
总是在想,导致摄影教育如此幼稚的原因或者这个根究竟在哪里,是的,可能很多人都会说我们的教育制度的问题。但是掌管中国摄影界话语权的摄影官方你们没有原因吗?我们在制度允许的范围内去调整师资结构、专业整合、课程设置、教材编排等等,不会有人会说“不”字吧;把握各级摄协的培训理念及目标任务,不要再整天想着到各地风景名胜区去采风、评赛、获奖,在互相吹嘘一把,到最后难道你们心里难道不是空落落的,感觉一事无成吗?你要是翻开各级摄协网站,几乎全部是摄影赛事充斥眼球。
令人心奋的是,活跃在民间摄影界的还是有很多高水平、高层次的人才,我们何不把这些人才纳入到高校的教师队伍中呢?!

[回复]  


唐卫 2016-01-31 19:38  说:

回复看到。关于这方面问题,我觉得又可以专文讨论,甚至是个很重要的科研课题了。

徐老师08年的旧文,前些天就已经看过,写得非常得体,因为最近认识你以后,我就看了你博客,翻看旧文,我当时看后,觉得生不逢时,也许放在今天发表,你还能得四月风奖金呢。附一笑。

说个题外话:最近看到有人为奖金疯狂,就连评论都是疯狂刷屏凑量,其中不乏得到奖金的,我都想说,不要霸屏了,就连写的时间点,都每天差不多,一看就是连生活作息都给人知道了,猛一然写得,这不等于为写而写了。实在是。。。违背四月风奖励初衷了。

如果这样刷屏,为写而写,我感觉即便写得再好,给个一两次奖金就可以了,不能再给他们评了,等于释放了一个信号——赚钱投机取巧的信号了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总也能中标吗?

至于摄协这个问题很大很复杂,多年的习惯思维,导致了拍摄风格的一致,发展上的保守,不过就我所见到的摄协相关领导,也有真不错的,并且在用心做事,让摄影风格更多点的人,并且也再挖掘新人。比如中摄协的吴砚华老师,上海摄协的林路教授,鲍昆也是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,雍和中国摄影家副主席,工作人员我知道中国摄影理论部赵倩老师都是好人,不能说中国摄影界的掌管人,真的是如很多摄友民众所讥讽的那样,一棍子打死。

实践出真知,因为我是跟这些人接触过的,所以还是觉得中国摄影界是有希望的。

至于民间不乏高手,这里就还涉及到,引进人才问题,比如非博士不能教学,即便像摄影这种,博士点都很少的门类艺术,竟然跟别的文科,一样要求一刀切,需要博士才能叫做高层次,不免真的有些太过分要求了。至于社会上面名流高手,他们没有进高校体制,比如鲍昆,早就被高校看中,做讲座,是人才会发光的。

我是觉得高校的问题更多是,把一些有才能的人吸收不了,却让一些没才能的当作有才能的吸收进了高校,甚至内部培养,近亲繁殖博士,给予他们这些人在高校的生存空间,未来这些“人才”就有可能占有了高校话语权,这才是非常令人忧虑的。

可惜有识之士又有多少人敢指出呢?因为这涉及到小团体了。而某些领导的放纵,更是令人扼腕,而平时乱骂制度不好的人,这回又息事宁人了,那你有什么资格骂制度?因为你早做了制度的帮凶,制度是人制定的,最终还不是你一边骂制度,你一边制定制度吗?既然做了婊子何必立牌坊?


鲍昆 2016-01-31 17:02  说:

“殊不知最后主办方却是有它的最终目的,提升自己的影响力,获取最大的资本积累。所以这种循环往复的赛事表面上就是一个活动而已,到最后却把我们的艺术先锋性的菱角一次次抹杀,尤其是当代的摄影教育,这是中国摄影界不得不提且绕不开的话题,但是却很少有人愿意来提及、研究,就更别说付出了。”

说得好!无数人热热闹闹地说“新锐”,就是忘了词语概念对于现实的语言环境的污染。本来不是新,却把旧当成新了。大众的懒惰和随众跟风的粉丝文化心理习惯,让那些商业性的广告语变成艺术标准,这才是我们反感“新锐”这个词的根本所在。其实设局者把这些活动就叫“××杯”(比如浙江杯)或“××赛”(比如中摄赛),那大家就没意见了。非要扯上“新”和“锐”,真的是太扯了。

[回复]  


唐卫 2016-01-31 17:34  说:

是的,大家详见应该可以看一下鲍老师有关对新锐有篇名词解释的文章。

[回复]  [删除]
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